东走西顾

清风明月,辄思玄度。

春风突兀一树,顿时花开

我在那棵树下看见你。从树枝坠落的风要藏进你的眉,它仿佛结了一层冰。我听见冰河解冻的声音,流水从我身上踏过。柳枝抽条,树木惬意地伸懒腰叹息。云移动时小心卷起自己衣角的声音,我也听得一清二楚。可是你为什么如此安静?此时,我似乎听到了你的笑,温柔的人的笑声,实在非常富有感染力,我的心几乎要随你而去了。光与影交界处你展露的笑,慢悠悠地翘起嘴角。眨眼的刹那,好像春去春又来。

评论
热度(4)

© 东走西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