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走西顾

清风明月,辄思玄度。

谁能想到这个是我x丁灵琳呢

丁大小姐的睡相实在远不如她本人的样貌,说不上太难看,只是叫人不知怎么才好。斜斜搭着一条腿在床边,半截手臂露在被窝外,蒙着头。这么大的床,竟然要容不下第二个人。想把她抱到床内侧去,却被一把揪住耳朵。刚刚从被窝里钻出来的脸红红的,偏偏她又端着一副严肃的模样,着实可爱。
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,回来为什么那么晚。」
唉,好一个凶巴巴的小铃铛。

评论(1)
热度(2)

© 东走西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