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走西顾

清风明月,辄思玄度。

鹤(贺)

他看见了鹤。

“鹤——”

“鹤——”

似乎有人在他的梦里大喊,他回头,看见了那只鹤。独腿站立在沼泽旁的鹤,羽毛白得发亮,脖颈修长。死掉的月光照在它身上,他突然就想到了某一天下午的云。

他本来不会抬头,这日光几乎要他睁不开眼,汗水已经浸透他的外衫。他整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精神,所以太阳决意要多晒一会儿,晒干他的沉沉死气。可是这怎么可以,它怎么能够那么自私?他抬头,想要同这样无理的太阳辩论一番。但是有一片云好亮,白得发亮,那简直是一种凶狠的色彩,所有的光都被它夺走了,包括他的目光。于是他忘却了太阳的无理,他此刻应当赞颂这片云。他提笔,准备在纸条上记下一星半点灵感的火花,可是什么也没有。不是笔的问题,也不是天气不好,他敲了敲脑袋,很抱歉地告诉那片云他暂时想不出任何东西了。

现在它出现了——那片云。

他怀疑它一定是鹤的羽毛。

它现在来讨要他的一点灵感。鹤好像在微笑,可是谁能够看得出来?他只在想:它单腿站着,是不是因为它只有一条腿?它确确实实是一只独腿鹤。它的爪子泡在了水里,瘦长干枯,鬼火围绕着它燃烧。它的生命也被点燃了,他清楚地看到它们(燃烧的生命)的消逝。

叹息不知从哪里溢出。它不会活得长久了,他突然这样想,于是他开始伤心。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东走西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