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走西顾

清风明月,辄思玄度。


    我总是梦见你,却又不时常做梦。我眼里的黑夜来得频繁,大把的疲惫竟要我把日也错认为月光——我听不见枝头鸟雀的叹息了,心底的思念很吵闹,它们没有听你的话,安静地沉睡,我已经训斥它们了。可你知道,我也如同枯木思念春天般思念你。或许枯木的春天还会回来,可我的春天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 白天有一只雀停在你的镜前,我不忍告诉它,这里的女主人已经不在了。我仿佛可以预见它天真的发问:“不在了,她是去南方了吗?”

    太安静了——我甚至听到自己的心跳。我不清楚它的跳动意味着什么,这世间有一颗与它共鸣的心已经永远不再跳动了。这简直让人忍不住落泪。

    太安静了——我的心里会是一片死寂,连枯草也不在这里生长。你在我冷冰冰的心里,会不会生气?我知你不忍怪我,正如平日你念叨我粗心得连衣角破了也未发觉,却也从未发火。可我不再会这样了,我不能再打扰你了。嘘,你太疲惫。我亦如是。此刻我们只须相拥而眠,梦中来相会。

    泪眼里看你,你笑得好温柔。

    我的梦里有七座桥,我不清楚你会经过哪一座。梦中河水阻隔我们相会,醒来时是天人相隔。我不愿再想你了,你快点来我的梦里吧,我都看见你了。

…………

    唉,
    我仍将永远永远思念你。

——
不知道写的什么。占tag抱歉。

评论
热度(6)

© 东走西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