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走西顾

清风明月,辄思玄度。

我又开始做梦。
你知道的,像我这样的人,就算在梦里也无法逃离死亡。鬼火点燃骷髅的眼睛,他对这世界毫无好奇。幽蓝色光芒跳跃,从他的指尖跑到我的身体里,我不确定自己现在还有没有“存在”,死亡或将成为我最后的叹息。
龙的眼睛是什么颜色。
会是水面飘浮着的深青吗?
那么我的眼睛是什么颜色?
我看到另一个世界,紫色与金色纵横,白色与翠色交织,云霞翻跃,像奔涌的浪。它们会不会是我眼睛的颜色?
那棵树在黄昏里,露出快乐的却又让人压抑的微笑。瘦而长的身体,枯叶,不会有鸟停留的枝干。
我的步伐缓慢,没有一阵风能吹走我的死亡,我将于此处继续生长,像骷髅一样在漫长白夜生长出新的躯干,直至粉碎,几近永恒的灭亡。
我的哀愁会杀死我,我永远无法停止叹息。
“十二月”
“东方风来满眼春,花城柳暗愁杀人。”

————

李长吉真好。

评论(6)
热度(25)

© 东走西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