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走西顾

清风明月,辄思玄度。

谁能想到这个是我x丁灵琳呢

丁大小姐的睡相实在远不如她本人的样貌,说不上太难看,只是叫人不知怎么才好。斜斜搭着一条腿在床边,半截手臂露在被窝外,蒙着头。这么大的床,竟然要容不下第二个人。想把她抱到床内侧去,却被一把揪住耳朵。刚刚从被窝里钻出来的脸红红的,偏偏她又端着一副严肃的模样,着实可爱。
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,回来为什么那么晚。」
唉,好一个凶巴巴的小铃铛。

1 3

铃铃见灵琳

丁灵琳碰到了林铃铃,忍不住问道:“你是谁呀?”眼前的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岁出头,年纪尚小,却出现在李寻欢的宅子里,实在叫人好奇。难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,李探花已经有了孩子?
林铃铃非但没有回答她的话,反而反问道:“你是谁,你在这里做什么?我不认识你。”
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。丁灵琳要忍不住笑了,难道她的嘴,是像李探花的刀一样快吗?
“我嘛——自然是叶开的妻子。”
“哦?那你知不知道,叶开也得称呼我一声‘师娘’。”

2 3

鹤(贺)

他看见了鹤。

“鹤——”

“鹤——”

似乎有人在他的梦里大喊,他回头,看见了那只鹤。独腿站立在沼泽旁的鹤,羽毛白得发亮,脖颈修长。死掉的月光照在它身上,他突然就想到了某一天下午的云。

他本来不会抬头,这日光几乎要他睁不开眼,汗水已经浸透他的外衫。他整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精神,所以太阳决意要多晒一会儿,晒干他的沉沉死气。可是这怎么可以,它怎么能够那么自私?他抬头,想要同这样无理的太阳辩论一番。但是有一片云好亮,白得发亮,那简直是一种凶狠的色彩,所有的光都被它夺走了,包括他的目光。于是他忘却了太阳的无理,他此刻应当赞颂这片云。他提笔,准备在纸条上记下一星半点灵感的火花,可是什么也没有。不是笔...

16

让我为你写一本恐怖小说。

4


    我总是梦见你,却又不时常做梦。我眼里的黑夜来得频繁,大把的疲惫竟要我把日也错认为月光——我听不见枝头鸟雀的叹息了,心底的思念很吵闹,它们没有听你的话,安静地沉睡,我已经训斥它们了。可你知道,我也如同枯木思念春天般思念你。或许枯木的春天还会回来,可我的春天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 白天有一只雀停在你的镜前,我不忍告诉它,这里的女主人已经不在了。我仿佛可以预见它天真的发问:“不在了,她是去南方了吗?”

    太安静了——我甚至听到自己的心跳。我不清楚它的跳动意味着什么,这世间有一颗与它共鸣的心已经永...

6

不要不高兴,还是要做开开心心的小朋友。 @折梅作剑

2

我可以活这么多年,可见死神是真的好忙碌。每天那么多人过世,却还没有轮到我。

7 3

我所不在意的,来去都很冷漠。

1

黎明击碎他的噩梦。

3

长吉

3 7
 
1 / 7

© 东走西顾 | Powered by LOFTER